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大咖名流 >
65岁业务员公司宿舍身亡8天才被发现!情况细节家属要求结清工资
发布日期:2021-09-27 01:24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65岁业务员公司宿舍身亡8天才被发现!情况细节家属要求结清工资,公司打欠条

  “就是白天看不清,晚上亮灯肯定能看见,而且灯亮了8天,空调也开了8天,就是为了省电也应该引起大家的注意啊!”河北王先生无法理解,65岁父亲王宝和在公司宿舍死亡8天才被发现。

  上周,警方通知家属,基本排除他杀。9月21日,这是王先生母亲去世后第一个没有父亲的中秋节,越是陷入对亡父的深深思念,越是放不下父亲,更不能接受父亲以这样的方式离世。

  今年38岁的王先生在北京打拼。父亲王宝和是河北正定县退休职工,2019年11月入职河北石家庄赵县某科技公司,“他干了差不多快3年,在公司做清欠,也跑业务。”

  “8月26号他们公司员工在单位宿舍发现的,公司报警,惊动了公安局,警方为公司发现的人和报警的人做了两份笔录,但没有让我们看是谁报的警。” 王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赵县公安局刑侦人员勘验现场,父亲被发现死亡时已有尸斑,尸体已经腐烂,警方调取公司监控视频显示,父亲8月18日晚19:30最后一次进入宿舍再也没有出来。

  “他8月18号出差回来,监控能看着,第一次是4点半进公司,然后在公司里溜达、吸烟,去食堂吃饭,最后进宿舍是晚上7点半,然后再没出来过,这是监控上的时间,我在警方笔录上也签了字。”

  公司监控显示,8月18日下午4点半王宝和进公司,晚上7点半进宿舍再没出来过

  王先生表示,由于石家庄市公安局尸检中心CT检测机器故障,家属暂未获得尸表检测报告,“但上周(9月15号)尸表检查结论是脑溢血,赵县公安局刑侦人员给我做了询问笔录,告知我父亲几点几分进公司,警方排除他杀,认定不是刑事案件,化验时人已死亡,问我之前有没有心脑血管重大疾病,但是这个书面结果对公不对私,不能提供给我们家属。”

  王先生证实,尸检中心推断8月18日就已经死亡,8月26日他们家属料理父亲的后事也去看现场,“平时吃住在公司,他是单休,公司离家也特别远,基本上不回家,也就周日回一次家。”

  “警方封验现场,到现在还贴着封条。”王宝和所住的宿舍楼是二层小楼,属于公司集体宿舍,“我父亲住一楼,宿舍面积有十来个平方米,上下两个铺,有4个架子床,应该能住4个人。他的宿舍是在一楼中间位置,没有编号,左右住的都有人。”

  “宿舍照明白炽灯和壁挂空调一直连着开了8天,到8月26号他们报警的时候,不仅灯亮着,空调也开着制冷,警方笔录上写着一直是空调开到21℃。”王先生表示,父亲死亡并非触电,也和长时间吹空调没有关系。

  公司厂区是封闭的,外人很难进入,行政办公楼距离宿舍不到80米,食堂离宿舍20米,相距5米宿舍对面就是生产车间,而且隔壁就有职工住宿,怎么会这么长时间无人发现。

  王先生无法接受父亲会以这样的方式离世,“他8月18号进屋里,晚上7点半天也黑了,宿舍里的灯晚上很明显亮着,左邻右舍住宿的职工应该能看见啊。”

  王先生称,65岁父亲平时工作忙,就吃住在公司,住在一间十来平方米的公司宿舍

  “他们说宿舍门窗玻璃是磨砂玻璃,但我们也去现场看了,并不是他们说的磨砂玻璃,它就是普通玻璃,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就是白天看不清,晚上亮灯肯定能看见,而且灯亮了8天,空调也开了8天,就是为了省电也应该引起大家的注意啊!”

  王先生表示,公司也有保安巡查,但无论是住宿职工还是保安,都没有发现异样。华商报记者获得的通话记录显示,办案警方认为“职工就不操那么大的心。”

  王先生提供的手机通线日晚,父亲曾有两个拨出电线点多最后两个电话是打给公司销售副总的,应该是汇报工作吧,我把通话记录调出来了。”王先生表示,父亲的手机属于证物被警方暂扣,一直到尸表检查结果出来才给他。

  “我父亲进公司将近3年,他的出差、出勤公司都有记录,他工作繁忙,工作很累,经常出差,加班加点,工作不是8小时,忙起来没有个点。”王先生证实,父亲平时身体健康无恙。“我们家住正定县老家属院,邻居都可以证明,我爸身体特别好,感冒都没得过,一直没得过大病,有时候组织体检他也不去,因为他认为自己身体很健康。”

  “我父亲的手机号是公司发的,我问了其他员工,他又不是公司领导,这个手机纯粹是工作之用。”

  王先生表示:“公司提供手机号给我父亲专用,而且电话费是公司结,他的工作性质属于随时待命,随叫随到,他最后打的两个电话是打给销售副总的,业务繁忙,这么多天没有来公司上班,公司不能不问啊!”

  王先生认为,公司难辞其咎。“公司领导给我说我父亲手机玩不好,不在钉钉上打卡。我说为什么他入职两年半来公司一直给他发全勤工资,没有过缺勤旷工,他8天没打卡,公司为什么也没有找?”

  “公司给他发的银行工资流水,我打印出来了,他有入职申请表,上面有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签字盖章,他超过60岁,但公司没有签劳务合同。”

  王先生表示,公司只给了2万元父亲的业务提成,但拖欠的3个月工资打了欠条,这让他感觉人走茶凉。

  “我们要求公司结清拖欠的3个月工资,公司说要到9月25号才能结清,我说人都没了,工资还不能给,公司说按他们规定3个月发一次,他一个月工资是3000元,公司这才给我打了欠条。”

  “我爸跟我说公司办过意外险,但公司说没有。我们提出赔偿,公司说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可以给1万元补助,我肯定不能接受。”

  “公司现在也没有人管这个事,我们认为公司是有责任的,我父亲应该属于工伤。”王先生表示,父亲的遗体做完尸表检查后就送去冷藏,现在在石家庄市殡仪馆,“我没签字,没有火化。”

  王先生一直担心,涉及赵县的企业,他们家属在当地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死者家属希望公正办理,也不排除起诉公司,“因为正赶上放假3天,节后我会跟律师见面。”

  9月21日,石家庄赵县公安局办案民警向华商报记者证实,王宝和已经排除他杀,“这个警刚开始一看初步侦查就不是刑事案件,又详细往深处查,具体案情,如果采访,可以联系局里政治处。”

  9月21日,华商报记者联系这家位于石家庄赵县的企业,一位公司负责人证实,公司和王宝和没有签劳务合同,“他不属于公司正式员工,属于招聘人员。”

  针对是谁发现异常报的警,这位负责人表示:“是人家在他那儿住的职工,我们在网上调(监控)才发现的,看他什么时候进出的。”

  为什么这么久才发现在宿舍身亡,这位负责人答复称:“晚上灯亮,他在那里睡觉,谁都不注意他,也不看一下灯亮不亮,有人没人啊。”

  这位公司负责否认公司拖欠王宝和的工资,“我们一入职都是先押两个月工资,有的单位不是要交保证金嘛,我们不用交保证金,押俩月工资,每个员工都是这样的,如果不干了,就把两个月工资发放,他的工资是还没到发的时间,第3个月工资还没到发的时候,他就没了,他这个已经跟他家属说好了,我们把这个钱打到他卡上了。”

  “公司上班都要打卡,他是搞清欠的,经常往外跑,回来有时候住他家里,有时候住单位,他也不确定,他是流动人员,不像其他业务员都报日报都打卡,他是岁数大,也不日报,也不打卡。”

  至于为何没有给王宝和上意外保险,这位负责人回应称:“他已经过了60岁了,已经正式退休了,人家也不让保险嘛。”

  针对华商报记者的提问,这位负责人表示不要问那么细,www.030222.com。具体详情不便多说,最好到公司来了解。

  2015年,母亲去世,如今,父亲也没了。王先生是家里的独生子,每逢佳节倍思亲,王先生非常悲伤。

  “我在北京,他在石家庄,平时我们父子俩交流很多,3天通一次电话。”王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8月18日上午,家人也和父亲通过线号上午,我姑父跟他打过电话,我也打电话提醒我父亲,因为我母亲去世是阴历七月十五,要给我妈烧纸,他还说记着呢,这是父子最后一次通电话,后面再打他的手机就关机,应该是手机没电了,再也联络不上。”

  在儿子眼里,王宝和性格为人随和,老实本分,“平时绝对不是会和人打架的性格,说话声都特别小,从来不和人争吵、争执。”王先生回忆起父亲的嗜好,“滴酒不沾,就是喜欢抽个烟,我就给他买,烟和衣服什么的都是买最好的。我父亲总去矿山机械那种厂子里跑业务,我在石家庄华北鞋城,6个月买两双鞋,那个店员都认识我,原价499的鞋都给我按399,知道我孝顺,是给父亲买鞋。”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