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大咖名流 >
柏克的自由与预言
发布日期:2022-09-21 06:26   来源:未知   阅读:

  “这个马屁精受了英国君王的贿赂,让他批评法国大革命,就犹如他在美国问题的开头时被北美殖民者收买以赞美他们,这个假扮自由主义者对抗英国君王的家伙,只是个彻底下流的资产阶级。”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出版。其中,在谈论“工业资本家的产生”,对“劳动贫民”一词进行注释时,马克思对英国政治家埃德蒙·柏克猛烈攻击,并由此认为柏克是一位“可憎的政治伪君子”。这句正文后面一句,正是马克思那句著名的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在马克思看来,柏克似乎是一个毫无节气的投机分子,一个中产阶级向保皇派献媚的典型,一位工业资本家利益的代表。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方法和笔下的柏克多多少少影响了中国人对柏克的印象,如199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何兆武、彭刚等人合译的柏克的《法国大革命论》译者序言中便有一段是如此介绍柏克的:“从他的社会背景来说,柏克既代表着英国传统的地主贵族的观点,又代表这新兴的、但已强大并且当了权的工商业资产阶级的利益。”

  实际上,《法国大革命论》还有一个长长的副标题《兼论伦敦某些团体针对该事件的行动,一封原意系致巴黎某位先生的信》。自1789年5月,法国革命爆发之后,虽然不断请求柏克公开发表意见,如副标题里提到的“巴黎某位先生”,但谨慎的柏克始终没有表态,最后促使柏克写下这篇批评法国大革命长信的,是当时英国另一位哲学家和牧师理查德·普赖斯,普赖斯牧师同时也是一位激进的自由主义者,积极支持美国革命,几乎和所有的美国之父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1789年法国革命爆发的时候,这位还是千禧年的信徒的普拉斯牧师认为,这是千禧年预言实现的时候了。于是,在1789年11月4日,英国光荣革命101年周年这一天,在“伦敦革命协会晚餐上,普赖斯牧师做了一个布道《我们国家的爱》的演讲,大胆将法国革命和光荣革命相对比,认为正是光荣革命启迪了法国革命,并为其开辟了道路;并号召英国人支持法国革命,因为世界大同主义就要实现了。同时,普赖斯牧师还建议伦敦革命协会应该对巴黎的发表演说,这便是与法国雅各宾派通信的开始。

  1790年1月,在读到普赖斯的布道文之后,柏克给“巴黎某先生”写下第二封回信,这便是《法国大革命论》的草稿。之后,柏克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修改它,1790年11月这本小册子才发表,并迅速成为一本畅销书:在最初5个星期里就卖了一万三千册,第二年九月,这本书已经出到第11版。在当时,法国国王和王后已经被关进监狱,三年后才会被处死。柏克对法国民众对待他们的国王和王后的精心叙述是吸引当时读者的一个重要原因,同时,这本书也成为“英国保守主义为君主制、贵族制、财产权、世袭制以及长者智慧等辩护的最雄辩的作品”。对此,女权主义者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首先写下其著名的小册子《男权辩护》,接着是世界公民与革命干将托马斯·潘恩的《人权》,对柏克的《法国大革命的反思》进行了反击,“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场辩论”由此展开。在普赖斯、潘恩等法国革命支持派看来,光荣革命的原则包括人民有权利选择统治者并为自己组建一个政府,其背后政治哲学依据正是启蒙运动以来,霍布斯、洛克、卢梭等人“天赋人权”“人民主权”等思想;而在柏克看来,权利来自现实中,也即来自传统。这种来自传统现实中的权利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权利,比如财产权、纳税、选举、投票等。因此,对于符合英国自由传统的美国革命,柏克表示积极的支持,即便美国政体已经抛弃了英国的君主制和贵族制。但是,他极力反对以抽象理性观念为基础的法国大革命,认为这是近百年来人类政治上空前的灾难,并特地将矛头对准欧洲近代启蒙运动所倡导的典型观念。

  不管柏克如何反对,法国大革命依然轰轰烈烈地进行,并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着传统,摧毁着世界以及道德,柏克的预言也渐渐展现在世人面前,甚至200多年后,这个预言依然在这个世界上演。那么,传统摧毁之后又该如何争取自由呢?这已不是柏克的问题了。

Power by DedeCms